青雲志 第十一集

青雲志 第十一集 劇情介紹
二人聽到門在身後吱地一聲關上之後,張小凡還在擔心狗爺是否還回來找鬼先生的麻煩,他不知道的是狗爺其實和鬼先生是一夥。
渝都城內熱鬧非凡。張小凡告訴曾書書,應該先找林驚羽和陸雪琪。曾書書想先探望外公,之後玩兩天再說。他們發現渝都城內有一處地方圍了很多人,原來是一名天音閣弟子讓錦繡坊金瓶兒放人。不明就裡的曾書書指責金瓶兒拆人姻緣、搶人老婆,天音閣弟子看到來了青雲門高手幫忙,更加有恃無恐,領著眾人逼金瓶兒放人。眾人剛剛數到三,突然屋子中彈射幾根紅色絲線,纏住曾書書和張小凡他們三人,掙也掙不開。曾書書慌忙高聲說渝都城城主是自己的外公,金瓶兒這才放了他們。
為了報答曾書書他們相助之恩,這名天音閣弟子特意宴請張小凡他們二人。曾書書詢問這名天音閣弟子事發的原因,這名天音閣弟子告訴他們,自己幼時和隔壁一名叫丁玲的女孩定有婚事,不過丁玲一直嫌棄他長相醜陋,後來他到天音閣修煉十年,丁玲還因為嫌棄他長相醜陋而躲起來不願見他。現在有金瓶兒從中作梗,他想見丁玲一面更難,這才有了前面的事情。為了幫助這名天音閣弟子,曾書書他們謀劃一番後,終於有了主意。
這位名叫阿相的天音閣弟子化裝成江南商賈賈公子,以與金瓶兒談生意為名要看看錦繡坊的繡女們如何織出獨步天下的繡品。曾書書和張小凡趁機假裝成惡霸的模樣潛入錦繡坊,原來,他們想把阿相襯托得玉樹臨風,二人遇到一名繡女,急忙向她逼問丁玲的下落,他們不知道這位繡女就是丁玲。丁玲謊稱帶他們去找人,出其不意地用綢布纏住曾書書和張小凡。曾書書得知此人就是丁玲,謊稱她的父母三年前欠自己錢財,二人掙開綢布,要拉丁玲出去。這時聞聲而來的賈公子呵斥二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撒野,擊退二人。金瓶兒冷眼觀看他們三人的表演,讓阿相滾出錦繡坊,原來,金瓶兒早就看出賈公子是阿相所扮,看穿了他們的苦肉計和所謂英雄救美之計。丁玲扯下阿相的假鬍子,阿相急忙向她表明自己的身份。
曾書書和張小凡剛剛走到外面,渝都城顏護衛就帶著官差來到錦繡坊拿下他們三人,原來,金瓶兒早就報警。顏護衛詢問他們是否為同夥,阿相矢口否認,顏護衛要帶張小凡和曾書書離開,以阿相未曾犯事為由把他留在了錦繡坊。
曾書書和張小凡被關進了渝都大牢,突然,隔壁牢房中一個囚犯伸手要抓二人。曾書書看到此人腰中掛的牌子,認出此人是萬毒門弟子。就在二人百無聊賴的時候,曾書書的外公得知抓到了青雲門弟子,忙到牢房查看,誤把張小凡認成了曾書書。
渝都城主府,曾書書少不得詢問外公的是否康復。這才得知外公根本沒病,原來,渝都城主的兩個女兒分別嫁入焚香谷和青雲門,多年沒看望過自己,他才謊稱自己身患重病,目的在於讓他們來看望一下自己。曾書書得知外公同時通知了焚香谷,一時頭疼不已,原來,他的表哥李洵一直狂妄自大、目中無人。曾書書此時已經沒有了在渝都城遊玩的興趣,想過兩天就離開渝都去找陸雪琪和林驚羽。
當晚,張小凡休息的時候,那根燒火棍上的噬血珠突然感應到張小凡手指上的血口,發出陣陣幽光直沖向張小凡手指。夢中的張小凡彷彿感悟到了什麼,突然坐了起來,只見那根棍子靜悄悄地待在那裡。
老城主認為曾書書調查的方向正確無誤,很是欣慰。顏護衛告訴曾書書,當地百姓在搬走之前曾經認為上游有吸血的妖怪,因為死者的脖子上有囓咬的痕跡,且血液全被吸乾,當時調查多日,才抓住了那位已經發瘋的萬毒門弟子。老城主看到曾書書如此用心,讓他查清事實真相,這時,李洵以曾書書學藝未精為由爭著去查此事,老城主只好讓他們兩個共同負責。
張小凡下山之後,眾位師兄弟很是擔心小凡的安危,不過,因為沒有張小凡做的飯菜,大家吃飯也沒有什麼胃口。田靈兒藉口已經吃飽,到通天峰給齊昊送去一根自己種的靈草助他修煉。齊昊拉住田靈兒的手,含情脈脈地告訴她,只要有機會就會帶她下山,田靈兒幸福地偎依在齊昊懷中。
林驚羽和陸雪琪在空桑山盤桓多日,其間發現了一些異象,不過對方身法太快,沒有看清對方為何方神聖。二人準備回渝都看看情況。原來,金瓶兒得知空桑山有異動前去查看,發現林驚羽和陸雪琪青雲門弟子的身份,只從他們身旁掠過,沒敢打草驚蛇。
曾書書接受任務之後,和張小凡一起進入空桑山開始查找線索。
溫馨提示
以下自動播放本劇集的第十一集。
播放窗口下方可自行選擇您想要看的集數,感謝您的收看!

您正在收看的是 青雲志 第11集,最新更新至58集。